用户名: 密码:
新用户注册
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留言&帮助  
您的位置首页 >> 资讯中心 >> 古筝名家访谈 >> 古筝演奏家吴非访谈录
古筝演奏家吴非访谈录

[ 来源:古筝曲门户,中国筝曲网 | 时间:2010-10-10 23:38:44 ] 打印

最近,和我们最喜欢的古筝乐手/实验音乐家/演奏作曲家吴非进行了一次长聊。她出生在北京,并在这座城市开始音乐之旅——六岁学习古筝和钢琴,仅仅三年后,她举办了独奏音乐会;15岁时进入中国音乐学院学习。

当2000年吴非离开中国前往美国米尔斯学院攻读作曲硕士学位时候,她开始接触多样的声音艺术实验——她和那些最有活力的音乐人合作:John Zorn、Fred Frith、Be麓la Fleck、Pauline Oliveros、Carla Kihlstedt以及Cecil Taylor。她还应法国著名里昂打击乐团Percussions Claviers de Lyon的作曲约(该作品首演于北京紫禁城音乐厅)。

吴非的作品被以下单位使用:合唱团、弦乐四重奏、室内乐团、巴厘加麦兰乐团、管弦乐团、电影配乐、现代舞蹈,在这些艺术交流中,她出色的音乐技巧和对音乐深刻的理解一一呈现。她还作为特邀乐手参与了Frith的 “Eye to Ear II” (Tzadik, 美国)、”Happy End Problem” (Recommended, 英国)以及Carla Kihlstedt的”Traineater” (Anti, 美国)等唱片,并在全世界参与演出,所到城市包括:纽约,罗马,北京,柏林,都柏林,威尼斯,米兰,和旧金山。

在美国生活了近10年,最近为什么回到了北京?

饮食吧。在国外很多年,我们家乡的改变感到好奇。

从音乐的角度看,回到中国有没有让你感到惊奇的?目前中国的音乐氛围和你记忆中的有什么差异?

感到惊讶的是,那些生长在乡间的好音乐竟然出现在了中央电视台上。目前国内音乐的多样性远非我离开时可比。但是我真的不记得我离开中国时的音乐氛围是怎么样的。那个时候我是学生,音乐学校的氛围和外面发生的相去甚远。

什么困扰着我?不外乎以下几件事儿:1)劣质的流行音乐依然存在,比我走时更加来势凶猛;2) 太多学习美国的“风格和创意”,尤其音乐电视方面;3)几乎所有风格的音乐都缺乏创造性。我指的是新音乐,而非演奏现有音乐。

我是作曲人,我听音乐时候首先考虑是不是有创造性。艺术的创造性应该根源于本土文化,这样才能在国际视野里建立风格。

你很早开始弹奏古筝,为什么会学这种乐器?你认为你拥有天赋,还是努力的结果?

父母为我选择的,我以前对这个乐器没有太多发言权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三岁以前,父母就认为我很有音乐天赋。他们让我尝试了很多种乐器,我都不太喜欢。最后让我尝试的乐器是古筝。都是过去的事儿了,说实话我不太记得当时的情况。

可以确定的是,为了弹好古筝,我做了很刻苦的训练。过程虽苦,但是很值得。我因此而获益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你目前的音乐风格怎么界定?这些年是怎样演变的?

我目前的风格你可以认为是“没风格”。我不知道我目前的音乐风格该怎么归类。

从演出的角度来说,可以理解为“新古典”,但是也包括一些自由音乐、实验音乐、声音艺术、甚至自由爵士的成分。

我的音乐,或者说我的音乐风格,是一种持续演变的音乐,它一直经历的变革。过去10年我在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国家生活和游历,这些经历都影响着我的音乐,而我的音乐对我的生活经历是最佳的反馈。

通常,你的音乐风格不止是“中国传统音乐”,更多是在中国传统器乐里加入了实验和世界音乐的成分,能谈谈这种“融合”吗?你认为你的音乐中国听众很难接受吗?

通常来讲,13亿中国人恐怕都很难接受我的作品,为什么?我不知道,如果中央电视台每天黄金时段播放我的音乐,那样也许大家就能接受了。

我听说你还是位不错的钢琴演奏家,为什么我们很少听到你的钢琴作品?你还演奏其他什么乐器?

我是挺喜欢演奏钢琴的。自从我的录制了第一张古筝唱片,我知道我将以古筝演奏家的身份立足唱片公司、音乐节和演出了。一定标签确立,的确很难摘掉。我也玩打击乐器。我小时候还是合奏团的打击乐手和歌手呢,那个时候古筝很少出现在乐团里。

距离你上一张个人唱片《A Distant Youth》差不多两年了,现在你有录新的东西吗?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听到你的新作品?那将是什么样的作品?

2008年11月还有另一张唱片叫《缘》,由Tzadik出品。记录了2003-08年我的5个作品。

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,我始终在创作。作曲是我工作的大部分,超过演出。

目前我和几位美洲与欧洲的艺术家在合作项目。他们中的两个人是一个二人组合。其中一个是美国出色吉他演奏家、作曲人Gyan Riley;另一位是意大利古典大提琴演奏家Guido Ponzini。

我正在给古筝,以及他们的乐器作曲。我们希望明年春天或者夏天可以录音,希望明年,或者2011年早些时候可以发表,我也希望可以在中国发表。

请介绍一下马上会出现的演出、合作项目或者唱片录音。

我会在12月上旬去比利时根特做个人即兴演出。这次活动是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。明年三月,我会在普林斯顿的瑞德大学逗留一段时间,并且在纽约和Tzadik唱片合作再次录音。大约三月、五月、七月,会在欧洲推广今年11月在德国发行的DVD《山气》。2011年6月将在加州蒙特福艺术中心进行一个月的演出。其他的演出目前我正在决定,希望能在中国有一些演出。明年我很可能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出 ,但是目前还不确定。

和我们分享一下《山气》。

DVD展示了5位不同的音乐人,他们来自欧洲和中国。电影拍摄于2年前的意大利阿尔卑斯山。5位音乐人包括郭跃(居住在伦敦的北京笛子演奏家)、 Giovanni Aghmigetti(意大利键盘手、制作人)、Guido Ponzini(意大利十二弦乐器chapman stick、低音乐器演奏家)、Helge A. Norbakken(挪威打击乐手),以及我。 我们都演奏原创作品,以前刚才提到的“新古典”。

最近你在美国和德国演出不少,什么时候会在中国多一些演出?

看中国什么时候更需要我,哈哈。

我已经搬回国内了。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拟定演出日程表,不过我已经在这边工作了

最近你和小河(民谣歌手、“美好药店”乐队成员)有过合作演出,他是我们很喜欢的一个音乐人,请聊聊那次演出,你如果看待小河和他的音乐?以前合作过?还是第一次?

我们先分别演奏,然后融合到一起。小河的艺术造诣非凡,我喜欢他写的歌、他的声音,他通过中国的语法完成了创作。

除了古筝,你还喜欢哪些乐器出现在你的作品中?

任何乐器。我已经给很多国内和西方的乐器作过曲:个人音乐、各种合奏团、合唱团和管弦乐团。我甚至篡改了电子音乐。目前,我对以前没有涉猎的创作有着浓厚的兴趣。我需要新的挑战,我需要听更多。比如,通过其他文化的古老音乐,创造出新的内容,这是我的希望。

音乐上谁对你影响最大,为什么?

人本身。人是简单和复杂的最佳结合体。

你最欣赏谁的演出,为什么?

每次和别人合作,都是我最愉悦,和创作力“最低下”的时刻。这种情形发生在任何一次和别人合作的时刻。通常我欣赏那些演出时候真诚且拥有个性的艺术家。他们在演出时是最好的听众,同时也是演奏上的行家。当音乐响起时,我不能停下,而听者却明白在发生着什么。有些音乐人却很安静,对于音乐合作而言,这个或多或少有些影响。不过我相信这也是个性使然,你演出你自己,你创作你自己。

你和Billy Martin合作过,他是我成长途中听过的音乐人,什么原因和他合作?

Billy是位超牛的打击乐手 ,拥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和风格。他同时也是非常出色的画家。我和他合作过几次,每次都是不同的经历,但每次合作,最终都将我引到极度的自由和演奏乐趣上去。

中国当代音乐人或者乐队,哪个你比较认可?你喜欢本土哪种风格的音乐(独立民谣、电子、实验等等)?

我欣赏中国的古典和传统音乐人。更不必说作为一个作曲家,我更喜欢那些拥有高技巧的演奏家合作,尤其他们演奏我的作品时。我也喜欢那些根源音乐,比如来自中国乡村少数民族的民歌。至于独立乐队,我还没有发现让我真正心动的。刚回国内几个月,我也需要时间去寻找更多的声音。就像我之前说的,我喜欢的那些创造性音乐人或者乐团,并不是因为他们取经自纽约、柏林、或者东京。

除了这篇文字里的试听,我们可以在哪听到,或者买到你的音乐?

去我的网站,可以购买我的音乐和唱片。我们的MySpace页面也有我的合奏曲。另外,在这里可以听到我的个人演奏曲、即兴音乐以及合作音乐。或者Google我,你还会找到关于我音乐的地址,比如Amazon、Last.fm、eMusic.com、Tower.com等等。iTunes上也有我的作品。还有我的新茶页面。当然YouTube还有一些精彩的视频。





. 关于: 的其他内容
没有相关文章。
  • 提交人名:     验证码: 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  • 留言标题:
  •   
  • 资讯搜索
    推荐同类资讯
    同类最新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