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
新用户注册
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留言&帮助  
您的位置首页 >> 资讯中心 >> 古筝名家访谈 >> 悄然兴起古琴这支优秀传统文化
悄然兴起古琴这支优秀传统文化

[ 来源:茂名晚报 | 时间:2016-10-11 19:35:04 ] 打印

              —探访“文人古琴”复兴倡导者和青年斫琴家潘珠军先生
         

  中国古琴艺术交流会国庆前在扬州落幕,会上透出古琴这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正在国内悄然兴起。

   扬州是古琴广陵派发源地,在这里,古琴界的朋友对笔者说,去探访潘珠军吧,他是个很有代表性的古琴推广者和不一样的斫琴家。

     在朋友的指引下,我们来到了潘珠军的斫琴弹琴之地,一座在当地很有名的小山——甘泉山。


      

     入得山来,看到的尽是重绿叠翠,泉水潺潺,鸟语阵阵,好一个世外桃源。在我心中正在吟咏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这首王维的山居秋暝的时候,飘来了一阵飘逸悠扬的古琴曲,让人更觉山景秋色的空旷和幽静。我知道此曲叫《潇湘水云》,描写了水欲连天、云蔽九嶷、风云变幻、影涵万象的潇湘云水,全曲情景交融,寓意深刻,充分利用了古琴演奏中的吟、猱、绰、注等技法,集中体现了古琴艺术的清、微、淡、远的含蓄之美,被历代琴家公认为典范。朋友对我说,这是潘珠军在抚琴呢。


   


       

   为琴而访,为琴而谈,很快,我们成了无所不谈的朋友。在扬州小有名气甘泉山潘珠军亲自搭起的草房里,围绕着古琴话题,我们谈传统,谈文化,谈书画,谈斫琴,继而谈到了国学,国乐,最后还谈到了文化自信。

       潘珠军告诉我们,他从小就喜欢古琴,而且达到痴迷的地步。他说,古琴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古远的乐器,在中国被誉为文人琴。之所以被誉为文人琴,是因为古琴凝结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诸多元素,比如音乐、书法、绘画、诗歌等,所以有“无书画、不古琴”之说,而且,古琴还能让人的心灵与天地万物进行交流沟通。正因如此,古琴目前正在国内悄然兴起,就不足为奇了。


    

       潘珠军认为,要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,古琴是一个重要的分支。但要让更多的人学会抚琴,必须要有一张好的古琴,而现今能斫出好琴的人寥寥无几,而且时下一张好的琴,价格又是天价,普通人根本买不起,于是,他决定斫琴,斫出一批音色好而且价格又能让普通人买得起的古琴。

     著名文人琴家陈逸墨先生曾说过,一名优秀的斫琴师必须要具备五大要素:文玩专家级的审美,音乐教授级的审音,作家的深度和情怀,高级匠人的手艺和神闲意定的演奏。潘珠军觉得,这些标准正是他喜爱和追求的,有时感觉,自己曾经研习过的所有文艺门类,都是在为他成为一名优秀的斫琴师作铺垫。


      

     扬州著名学者华干林先生曾称赞潘珠军身上有一颗“不死的文艺之心”。1986年考上淮安师范后,他不愿再做学霸,希望成为一名“一专多能 全面发展”的老师。书法方面,他师从古楚名士姚杰山先生,1992年便获得全国书法比赛二等奖,并出版过“青少年钢笔字帖”;写作方面,1990年在《教师报》发表诗歌《姚老师素描》,2009年在行业核心期刊《乐器》发表《古筝常见病门诊》、《学院派演奏缺点啥》等文章,被众多媒体转载,今年发表的《无书画 不古琴》,观点耳目一新,如;“古琴是一种生活方式”,“文人性丢失,古琴便成了乐器”“古琴不适合比赛”等观点,引起众多琴人共鸣;音乐方面,他能演奏吉他、钢琴、古琴等十余种中外乐器,尤其古琴,曾受益于樊继健、唐健垣、陶艺、方锦龙等诸多方家,追求“意定神闲”地演奏。


      

     关于斫琴,潘珠军有说不完的话题。读师范时,书法老师姚杰山先生常深夜阁楼抚琴,那把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姚先生亲斫,琴头遍布姚先生手书蝇头小楷,文雅至极,这是他对古琴的懵懂印象,觉得抚琴斫琴者皆如姚先生那样的文人所为。2003年进入琴筝制造行业后,潘珠军对斫琴更怀“敬畏之心”,觉得无从下手,难以驾驭。期间曾拜广陵名家朱正海先生为师,学习斫琴,奈何当时不够坚持,主要痴迷于书画文玩收藏,辜负了朱先生的良苦用心。后来,在文玩书画收藏圈,认识了陶艺先生,点燃了潘珠军的斫琴热情。陶艺,著名古琴鉴藏家,社会活动家,广陵琴派第十代宗师刘少椿先生外孙。陶先生丰富的学识和琴史藏品,让潘珠军大开眼界。陶先生对潘珠军说:你玩书画、古玩,书法也很好,会写文章,又有10多年的乐器制作经验,应该多花点精力,研究斫琴,古琴界不缺斫琴师,但是有综合文化底蕴的斫琴师不多,如果需要,我愿意为你提供我所有的藏品、人脉,助你斫琴。再后来,在陶艺先生引荐下,潘珠军结识了“国宝级”琴家唐健垣博士。
            唐健垣先生,研究古文字、古琴、古筝、粤曲、茶艺、紫砂、文玩,香港著名“杂家学者”,其中特别深谙古人斫琴之道,并著有《高古琴双层面板及窄边合琴法》一文。唐先生对后辈毫无保守,在斫琴和演奏方面,皆悉心调教,令潘珠军受益良多,豁然开朗,一扫过去迷茫之气。唐先生还让潘珠军更深层次认识了琴分技、艺、学、道四个层次,使他在斫琴上有更深的认知。

     斫琴激情一旦点燃,潘珠军便锁上家里别墅大门,和太太吃住在厂里。想斫好琴,先得改善斫琴环境。他的工厂在扬州北郊有着两千五百年文化底蕴的甘泉山上,以前他觉得这里是荒山野岭,现在,他要用文艺的、古琴的思维,将之改造成扬州的“世外桃源”。现在,这个原先废弃的,建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防空洞,被他打造成颇具文艺范的“板桥琴坊”,这里冬暖夏凉,温度、湿度适宜,最适合古琴的髹漆,同时,充满原生态气息,顶铺茅草,墙贴树皮的“板桥琴庐”“板桥草堂”也改造完毕,观者无不赞叹如仙境。

 

    期间,潘珠军亲斫了几把有着“唐氏”风格的双层面板琴,在中国扬州古琴艺术交流会期间,得到龚一等古琴大师的称赞。著名斫琴大师马维衡先生试弹后说,发音松透,泛音清越,手感舒适,连声说“好,不错,真不错。”著名斫琴大师王鹏先生赞“松透”“匀”。其中一把用老梧桐斫的琴,陈逸墨先生赞“安静”、“醇厚”。


       

    斫出了好琴,潘珠军开始着力普及古琴。他说,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,是个英明之举。潘珠军认为古琴可以平心绪、安烦躁、陶情操、开心智,其实就是一支优秀的传统文化,大力推广普及有重大意义。为此,他亲体力行,全身心弘扬和普及古琴这一支重要的优秀传统文化,目前,已举办过数期古琴传习班,学员来自五湖四海。
            潘珠军常说,室(士)无琴不雅,又说,抚琴者,必文明。对此,笔者深以为然。 (杨建华)




. 关于: 的其他内容
没有相关文章。
  • 提交人名:     验证码: 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  • 留言标题:
  •   
  • 资讯搜索
    推荐同类资讯
    同类最新滚动